​一早接了个陌生电话,前男友又换手机号了

一早接了个陌生电话,前男友又换手机号了,拉黑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屏蔽功能。

他哀哀哭泣:

自己要死掉了,上吐下泻,肌抽耳鸣,要我相救。

那我的手机号是120吗?

人们说,当一个人放下一切伪装对着你哭的时候,就抱抱他,让他哭个够,因为你是他最信任最亲近的人。

那么个五大三粗,年轻气盛,不可一世的大老爷们,我又不是他妈,抱得过来吗?

感同身受这件事,我努力过,应用在他身上,我感同不到啊!

记得那时候老公急等救命钱,沟通时他答应借3万,但是不转账,要我回文登见面拿。

我心急如焚地赶回来,见面的时候,他发现小姨在,翻脸比翻书都快,一分钱不肯借给我,逃避瘟神似地扭头就走,抛下一句奉劝我:“人才两空的事别傻了”。

“你也有今天啊”这句话我在心里打了几个转转,压下来了,头条君让我善良优雅,我在“某了”上给他叫了药和小米粥。仁至义尽!

仅此而已,见面侍疾的事,别想了。

所有人,我都可以跑过去照顾,你没资格想!

{if $type == 'index'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