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休起来接到一个电话,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

午休起来接到一个电话,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,就直接挂掉了。不一会儿,这个电话又一次响起,只好接听。

电话里人说,她是陈xx,她开了一家美容美甲店,这个周末开业大吉,邀请我去捧个场。还说我退休后搬到市里居住,很少回小镇,借这个机会和她们一起聚聚。

我嗯嗯嗯地敷衍着,挂了电话,满脑子搜寻陈xx的影像,发现连她长得什么样都想不起来。只记得她是在我退休前3个月来才到我们部门,我和她基本没有交集,说的话也不超过10句。她开店居然邀请我,我感觉有点突兀。

最近几年,我们部门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年轻人,他(她)们心猿意马,心思压根儿不在业务上,而是在赚外快上,每天下班后都是匆匆忙忙,不是开店就是跑出租,要不就是跑保险送外卖,只要能挣钱,什么都干。

从他们结婚办婚宴,到生孩子办满月席,再到开一片巴掌大的小店,都要发出邀请,因为都是同事,低头不见抬头见,我们这些老员工虽然牢骚满腹,但碍于面子,还是欣然前往。

后来我们发现,没过两天他们的店就黄了,关门大吉。等把公司给的搬家费安置费拿到手后,这些人几乎连招呼都不打,一夜之间就消失了,等你打电话询问,人家不是辞职不干了,就是在通往回家的路上,几乎没有几个年轻人能长留在我们这个边陲小镇。

而我们给出去的份子钱,就是肉包的打狗,一去不复返。

所以我决定不去捧这个场,因为这个场不是白捧的,至少得300大洋。这300大洋搭出去,等我有事,陈xx还不知道在哪里,我的这份人情可能就收不回来了,毕竟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我是不是有点太凉薄了?

{if $type == 'index'}